游客你可以选择到

流河

流河的头像
流河,湖南浏阳人,现居长沙,浏阳诗歌学会会员, 主张诗歌应关注现实,言之有物,寻找共鸣,回归阅读。
诗歌

起伏日

(2019-09-06 11:44)

夏至后第三庚,浊浪滚,洪水虐 蛙群和虫鸟暗处低吟 楼下栀子花开,花粉染黄绿篱 餐馆老刘在杀叫鸡,血已放尽,只待手起刀落 沩水涨一米,捞刀河涨一米,浏阳河涨一米 湘江超警戒线零点七八米,距最高水位尚有距离 三湘四水123万人受灾,16人失踪,或死亡 衡阳杨梓坪,30

点击查看全文
  • 浏览(35)
  • 评论(0)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
蝴蝶之死

(2019-08-03 03:55)

枯枝,是她逃离死亡的唯一方式 可她,飞蛾扑火般冲向水底 这傍晚的小时光 晚霞把柳树倒植于水面 却成为蝴蝶的真实的向往 似乎抓住那水中的树影,就能逃离水面 爬上树梢,直至浩翰的天空 其实,是不是倒影并不重要 就像纤弱的爱情,易碎的理想 往往死于镜像,让人欲罢不

点击查看全文
  • 浏览(26)
  • 评论(0)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
夏之蝉

(2019-07-25 07:56)

叫的每一声,都像最后一声 没听懂的,还以为秋天就要到了 翅膀也越来越薄,台风一吹 许就断了碎了 可你还要,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 是想寻个角度看我 满脸倦容地脱下工装,换上 苦瓜花颜色的格子衬衣 你觉得哪一款更适合我 更配得上你放声歌唱时 那点温情的小时光 可能,

点击查看全文
  • 浏览(31)
  • 评论(0)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
情人

(2019-07-20 01:22)

有时,把西施假想成情人 许其江山,许其王国 她一娉微笑,一声呢喃 我就,交出命 如果,你也曾在梦中听到异响 不要惊悚,那是风的指尖在挠 你的骑士正翩临窗外 轻声呼唤你的名字 记得,藏好我新劈的干柴 风雪将至,所有的刻骨铭心 早已,迁徙江南 而今夜,唯有这堆柴火

点击查看全文
  • 浏览(56)
  • 评论(0)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
屋前——写给孩子的诗

(2019-07-14 12:43)

你在柿子树下站了很久 真的,有点任性 直到轻风把白云从蓝天吹走 你的眼睛还是湿的 阳光这么好,可是 她把我的雪人带走了 我站在十米开外抽烟 想起父亲带我见识陀螺的那个下午 也在这里 地面正画着桃红 回家吧孩子,我说 记住这一小片土地 有时候,你为一些什么哭 而一

点击查看全文
  • 浏览(84)
  • 评论(1)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
窗外

(2019-07-09 10:48)

屋内杂乱,对应一棵树的孤独 对应马路上有序的车流,对应雨后泛着泪珠的广袤草地 知了一定潜藏某处,她叫得那么急促那么哀伤 我必须眷恋张望,成为她歌声的耳朵 作为唯一的倾听者,即便暴雨又将到来 我仍要让她深信,她透明的羽翼 一定会印在我同样透明的眼睛上

点击查看全文
  • 浏览(122)
  • 评论(0)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
夏蝉

(2019-07-02 09:44)

叫的每一声,仿佛都是最后一声 仿佛,秋天马上就要来临 如果,仍不能从你的鸣叫中解脱 我也会,把热情就地掩埋 盖土、立碑,并植上一棵松树 翅膀,也是即将脱落的样子 区别于其他走禽与飞鸟 你的羽翼是透明的 那么薄,那么脆弱 就像,两肋插刀的姿势 若要保持安然飞行 你不得不忍着痛,多扇动几下 就像我,明知道秋天终会来临 仍会在每个干净的早晨 卷着裤管走过那棵松树 每走一步,都像是最后一步

点击查看全文
  • 浏览(4)
  • 评论(0)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
回乡书

(2019-06-22 03:31)

挂在心坎上的黄泥小道 如今已铺上水泥,连着省城京城 无需,再买一张船票 那时,耗尽一生才能走完的路 如今数小时就能轻松往返 但,脚步沉重的那个人就是我 我走得很轻,很慢 甚至连村口那几条陌生的狗 也丝毫未曾察觉 认识的人都已故去 活着的几个,也老了 只有老井是

点击查看全文
  • 浏览(37)
  • 评论(0)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
回乡

(2019-06-20 10:07)

故乡的黄泥小道 现在疯长成水泥高速,连着省城 京城,无需再买一张船票 几个小时,就能走完 那时候的一生,而脚步沉重那个人 就是我,我走不快 惊扰不到故乡的狗,也给不了天空 半点惊鸿 认识的人都死了 活着的几个也老了 慢慢走,至少还能听几句乡音 还能在村口的老井

点击查看全文
  • 浏览(52)
  • 评论(1)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
在货场

(2019-06-13 10:59)

原来,脚底磨出血泡 只要继续走,就会结痂,生茧 然后就不痛了 原来,腰酸背痛的时候 再在肩上扛上百斤货物,卸下 再扛上,再卸下 腰就不痛了 几个集装箱到达的那个下午 成山的货物把人们压成蚂蚁 一件一件扛起、卸下 再扛起,再卸下 进去的时候阳光帮忙推着 出来的时候

点击查看全文
  • 浏览(141)
  • 评论(4)
  • 好评(1)
  • 差评(0)